书画,书法,名家,艺术培训,讲坛课程...

良师远去音容在,妙笔无言德艺芳——告别侯春林先生

发表时间:2021-05-12 15:43

2021年5月11日上午9时30分,中国当代著名山水画家侯春林先生的告别仪式在天津华明天裕殡仪服务中心天福厅举行。亲朋、好友以及来自社会各界的群众怀着无比沉痛的心情与侯春林先生作最后的告别。
侯春林先生于2021年5月9日下午16点40分在天津逝世,享年84岁。

侯春林先生多年从事美术教育工作,桃李满天下。师承津门名家严六符、张其翼、溥佐诸先生。曾任《中国书画报》编审,天津文史研究馆馆员,天津湖社画会艺委会委员、理事。

侯春林先生自从师学画以来遍览历代名家墨迹,练就了不同凡响的笔墨功力,且游遍国内名山大川。“外师造化,中得心源”。长于中国山水画,时亦画花鸟。他作画技法娴熟多变,十分讲究笔与墨,情与境相融。观其作品非常善于把生活中得感受,用极具视觉形象得笔墨去冲击观者的情绪,震撼观者得心灵。气象高古,朴茂天真。以焦墨写山之雄壮,以点垛写林之茂密,以飞白写水之雾漫,使观者仿佛处于莽莽环山之中。

中国画是侯春林先生一生的追求。他曾言,我对中国画来说就是喜欢,可以说是酷爱。少年时期经常到文物店去看画,当时名家作品应有尽有,站那一看就是半天,痴迷了。到五十年代末,有幸随严六符老师学画,从临摹入手苦练基本功,知道了刘、李、马、夏及元四家……。因喜欢浑厚华滋之风格,就专攻南宗山水。“寸心知得失”,这几十年来稍有心得,谈不上有什么成就。我一生的工作就是画画,教画,也是我此生此世维持生活的本领吧。中国画讲究“外师造化,中得心源”,我认为我做到了。我时刻没有忘记老师的教导,“求名在务实,益智在勤学,随波而逐流,既贵亦为辱”。认真画画,做一个实实在在的画家。

侯春林先生的弟子王少杰曾以《纵心开阖》为题撰文谈及先生作品。侯公春林先生,津派山水大家。先生山水笔致高古墨积五色,北宗品格南宗气韵,规矩六法,出古入今。所作金碧青绿水墨浅绛,清丽雅绮朗润飘逸。章法布局平稳冲和,自出机杼,浑厚华滋,成一家风骨。先生尝遍历四海,遊走八荒,传移幽闃辽夐,摹写奇峰险川,故先生山水,水墨苍韵酣畅淋漓,天趣盎然,深契石涛之画理;含章可贞,先生虽名于山水,然随兴所作花卉人物亦心手妙达,花卉直写自阳笔意,人物则踵大千高士神韵。岁逢己亥,春和景明。先生虽年逾八秩,仍笔力矫健,神采飞扬。新作似朝露晶莹之可挹,发夕阳彩墨之芳香。今幸得先生慨允,逸笔得以展示,必令观者如沐春风,心脾俱畅矣。

新安江   侯春林先生作


哀悼画家侯春林先生



菩萨蛮—悼侯春林先生
画师归去山林寂,
缣缃千载留珍迹;
长夜响惊雷,
报君去不回。
樽中餘老酒,
铁硯生新锈;
悼君泪连涟,

千行滴九泉!

唐云来拜叩。


侯春林是非常优秀的画家,他的离世是美术界一大损失。沉痛哀悼侯春林先生,愿他一路走好!——霍春阳

春来再无生花笔,林下可有夜宿家!突闻噩耗!一代山水画大家侯春林于今日下午四点多仙逝,内心五味杂陈,相知多年,先生的画在津门独领风骚,亦属津门画家佼佼者,尤其同在文史馆去写生,相互关怀,朝夕与共进一步了解他的为人,实属勤奋,宽厚有担当的男人,突然闻讯实实不敢相信,感叹人生苦短。望老兄一路走好!——姚景卿

侯春林先生是天津山水画界传统功力最深厚的画家,传统但不保守,注重从生活中获取创作素材。为人正直,德艺双馨。我们是多年好友,他的逝世让我感到意外和难过,愿他在天堂安息。——赵树松

惊悉老友病逝,十分哀痛!侯春林是天津传统山水画家中非常了不起的一位,愿他一路走好。——贾宝珉

噩耗传来,我心中感到万分沉痛,深深惋惜,我们失去了一位德高望重的师长,先生一生致力于中国山水画的研究与创作,他的辞世是天津画界的一大损失,我们要认真学习先生做人做艺的精神,化悲痛为力量,继承先生遗志,为天津中国画艺术勤勉努力。值此之际,我诚恳的向侯老师的子女家人致以最诚挚的慰问。——阮克敏

侯春林是我多年好友,突闻他的离世,非常哀痛,希望他一路走好。——郭书仁


学长春林,识见超群,先吾闻道,唯尚师尊。艺坛骄子,际会风云。不为誉焕,殚力耕耘。星斗其艺,赤子之心。遽归道山,游艺是敦。造物嫉多,岂误迈伦。痛悼侯春林大师兄!——何延喆


春林翰墨千秋,奇才津门圣杰。——史振岭

千意笔至津门韵,春林德艺湖社人。——冉繁英


胸中丘壑笔底烟霞心源造化,
画苑英才艺林俊杰学界良师。
——唐云来


五十馀年至情顿作两行泪,
三千多张山水再无一妙图。
——韩嘉祥


画誉已归前辈录,
林泉留与后人观。
——况瑞峰


古法筑己法,瓶旧敢说新酿有;

正色还本色,市闹讵知大隐无?

——姜维群


满目云烟,请益重来,怎忍看寒林秋早;

一门桃李,相向而哭,最难忘时雨春风。

——李云光


求艺无由从谁问,

痛心不忍向人言。

——张枕石



不可一日无此君   侯春林先生作


哀悼侯春林先生

·姜维群·

听到侯春林先生病重消息有一段时间了,昨天,立夏后第四日,侯春林先生放下终生拿着的画笔走了。从此,沽上没有了一位闹市的大隐,没有了画坛的一位高士,更没有了轻松幽默的一位画神酒仙。

有人做人如“侯门深深深几许”般深沉,沉重的让人琢磨不透;有人做人“神端帽正正襟坐”行止皆中规矩,他自己不累别人看着累;还有人轻松自如自有本色,古语云“涉世无如本色难”,侯春林正是这样的本色示人的人。

侯春林好诙谐,他说,画家画画,别把看画的累着就是好画。

侯春林专攻山水画,亦旁涉花鸟人物,少年时从师严六符。未拜师前就酷爱画,一有闲空就到劝业场、南市一带逛荡,专进古玩店书画店看画,回来背着再画。直至后来,他“背临”的功底颇深,且门类齐全。他最推崇石涛,画起石涛可以乱真,此外像张大千、萧谦中、胡佩衡的画拿起笔就画,常惹得一些“画贩子”垂涎三尺。

严陵濑   侯春林先生作

“别把看画的累着”这是侯春林的一句戏语,但也是句心里话。画家处世要用本色,作画离不开放松的心态。侯春林认为,“中得心源”四字不仅仅指艺术的发挥和对艺术的理解,重要的还在于有个好的心态。这种好的心态折射到创作上,这画便舒朗无野气多逸气,平缓无火气多静气,深幽邃远无躁气多清气。有了这几无几多自然有了书卷的平和气。

这一切靠的不是技巧,是人的情性使然,其处世的随意轻松,作画的“自以为是”,所以侯春林的画才让人一观而觉逸气飞动,再观而觉意味别出,三观而令人心旷神怡,这些与他“别把看画的累着”旨趣有关。

太湖归帆   侯春林先生作

侯春林好酒,而且好谈酒论酒,他喜欢说一句话是,做人别把自己累着。侯春林嗜酒,记得二十多年前第一次采访他,想核实一件事,打电话他爱人接的,听说记者采访他,立刻说,他就会喝酒。画界任人皆知他爱酒,由此想起昭明太子萧统写在陶渊明集序中一句话:“有疑陶渊明诗,篇篇有酒,吾观其意不在酒,亦寄酒为迹者也。”陶以酒为寄托,借酒抒怀而已。候春林说,我喝酒抽烟就像吃睡是一种需要,活着哪那么多讲究,自己别为难自己,自己别累着自己。

侯春林每日必喝酒,但绝不是终日酒气熏天醉醺醺。他画画与喝酒无涉,他习惯是白天必画画,晚饭必喝酒,喝酒后闲坐一会必早早睡觉。侯以为,做人别把自己累着,喝酒就是酒嘛,何必拿着画笔撒酒疯,在那作高深不可测状。

江行所见   侯春林先生作

以平常心待人,以平常心对己。侯春林很随意,见达官贵人不会嘴上恭维心里骂,很诚悬随和;见普通百姓不会前倨后恭傲然而视,依然诚恳随和。在任何场合他的穿着皆很随意,颇名士派。侯春林说,这是一种心理素质,平常心态就是活出来自我,也不是装出来的。譬如画家,平时勾皱点染娴熟至极,倘给他一张乾隆年间的贡纸,怕画起来就心跳气短手哆嗦。这是因为缺少ー个平常心。以平常心处世,做起人来就能旁若无人,我行我素,活出自己的一片蔚蓝;以平常心作画,就能“旁若无纸”,挥洒自如,就能拓开自己的一块天地。

这就是画家侯春林。

画出来神采得人先活出来个性,画出来个性必须不追风赶浪。画坛有潮汐,潮涨潮落,浪卷浪翻,有远大目标的和没有定力的画家都在风口浪尖上“玩儿命”呢,而侯春林不观潮不听涛,不追风不赶浪,依然画自己的理解与感受。画家有感受,画家的感受进入画中,是对观者的一种引领感染乃至刺激。侯春林的画不着眼于一树一石的经营,凭借古法的化意而得化境,不事小雕琢而得大气象,以意韵以达画意,这是一般画家难以企及的。

人对外界的感知由表及里,没有表象不能引人入深,没有入深对表象不会产生深刻的理解,画的创作和画的欣赏都遵循这样一个过程。倘若画家只在小处着眼,一木一石上用功,虽得纤巧必失宏旨。

湖山烟雨   侯春林先生作

侯春林是善思考的画家,他的两点思考的路径对画家是可以借鉴的,录于下,是对逝者最好的怀念,因为他的成功是用了一生的光阴得来的:

一、侯春林说,画出新感受画出新感觉,是我每日的“功课”,每天必须要创作一幅草图,专门追寻自己的感觉,这幅画可能很成功,可能不成功,但要像“夸父追日”那样孜孜以求。总画新鲜感觉,长了就是一种风格。

二、作画不要树立名家为自己的样板,不要以时风左右自己的画风。技法的基本功有了,就要寻找自己的感觉,久而久之必能跳出框框,“起步在名家之外”,何愁没自己的面目?

活的不沉重,这就是侯春林;画的亦轻松,这也是侯春林。一个有笑声的画家,一个勤于躬耕的画家,一个在古典传统旧瓶里面能装上自家新酒的画家,一个让津沽艺术史能留下一笔的画家,他一定也是把轻松幽默带去天堂的一个画家。

侯春林先生,给您鞠躬了。


东篱无俗姿   侯春林先生作


分享到:
大家书画艺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