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画,书法,名家,艺术培训,讲坛课程...

大家讲堂:著名画家潘天寿先生谈书法学习及国画布局(二)

发表时间:2019-01-15 17:03
大家讲堂:著名画家潘天寿先生谈书法学习及国画布局(二)


潘天寿(1897—1971),字大颐,自署阿寿、寿者。现代画家、教育家。浙江宁海人。


书法学习及国画布局(二)

(一九六一年五月)

虚实问题,是中国画的特点之一。为了突出某一主体而留出大块空白,以省略其他东西,空白即是虚,反之是实;虚从实而来,白从黑而来。老子说:“知白守黑。”白与黑是正反对比,是辩证的关系,因而布局应同时注意布实和布虚。处理虚实关系,往往与人的视觉有关。人的视力有一定范围,眼睛不是机器,与照相机不同,所画的物象只要符合眼睛的视力条件,感觉上舒服就可以了。这也是很合乎科学原理的,是艺术的科学。中国的传统绘画具有明豁的特点,中国画就是要讲明豁。图62的构图中,在人的周围不加东西,留有大块空白,使人更为突出,这就是虚实的道理。

大家讲堂:著名画家潘天寿先生谈书法学习及国画布局(二)

图62 山水(局部) 黄宾虹

以白衬黑,黑白对比的处理,表现为对山水画中水、云、天等的处理,一般都宜留空白。如图63,空白处是水,虽然实际上是实的,但不画出来则为虚,使画面有黑白对比的效果,有透气的地方,这就是意到笔不到、实中有虚的道理。虚不等于没有东西,虚中有实,只是不画而已。西洋画与中国画的表现方法不同,它要求在亮部具体刻画形象,暗部因看不清,要画得虚一点。中国画要求有露有藏,即所谓“神龙见首不见尾”,留有使人想象的余地,一览无余不是好画。意到笔不到,计白当黑,虚中有实,实中见虚,都是中国画的重要表现方法。中国传统绘画的色彩对比是强烈的,如彩陶上的色彩处理,以红色为底,画上黑线,则有古厚沉重之感。民间艺人对用色有这样的口诀;“红配绿花簇簇,粉笼黄胜增光,青间紫不如死。”白与黑对比最分明,青与紫是阴暗的颜色,配在一起使人感到厌恶。处理色彩的道理与虚实关系的道理都是相通的。

大家讲堂:著名画家潘天寿先生谈书法学习及国画布局(二)

图63

山水画的虚实和疏密问题,是极其复杂的。画树也有多种处理方法:一棵宝塔形的树,树顶像塔尖,也像人的头顶,其周围须留空白,使其舒畅,顶尖舒畅了,才显得这棵树灵动而有生命,如图64、图65。画松树,一般点松针为最难,密处要密,疏处要疏;山顶老松,最经得起风霜,最坚强,它松针少,点松针要注意空白、虚实和疏密关系。如图66的松针少而苍劲,是山顶松针的一种表现方法。图67的松针穿插不好,松针过多过密,不像山顶的老松。有叶无根,等于有肉无骨。

大家讲堂:著名画家潘天寿先生谈书法学习及国画布局(二)


有的画虚实和疏密关系较为复杂,如图68中的一块平坡是很必要的,山是直线,加横线以求其变化,在实中留空白,黑中露白以求其实中有虚,有通气的地方。黄宾虹先生画路留空白,求其意到笔不到,也是实中求虚的表现方法。

画家处理自然景物,不能自然主义,不能看到什么画什么,依样画葫芦,而要有艺术加工的本领。只按照自然景物的真实情况拍照相,只是个鳖脚的摄影师,不能算是艺术家。所以,画家必须深入体察自然界的一切景物,包括它们的形象、特征、习性、气质、季节等等,处处以艺术家的目光去观察并加工处理,不能听命于自然,为自然条件局限。但是也有的人以平作画,以平求奇,要达到这一点,必须有相当的基础功夫和高度的艺术修养才行。石涛、董其昌画树故意找忌病来表现,突破了一般化的作画方法,别开生面,独运匠心,其艺术修养甚高。如图69,画树干,把枝干的线交于一点,以平求奇,从规则到不规则,从有法到无法,不落常套。

大家讲堂:著名画家潘天寿先生谈书法学习及国画布局(二)


山水画中,常把亭台楼阁的线画成平行线,因线较短,且有横线、直线、斜线的交叉关系,所以看来还是舒服的。但也有的界画过于呆板,如建筑图,又像平面几何线,这就失掉了艺术性,见图71。图70有变化,合乎构图要求。黄宾虹先生画房子歪斜不平直,不完全符合真实房子,但看起来感到灵动而不呆板。如图72、图73就符合变形的道理和线与线不能平行的道理。在规律中求变化,在变化中求统一。吴昌硕、王一亭先生画的水不平,图74的水画成斜线后,不但与竹石气势相一致,而且避免与画幅下端平行,若将水纹的线画平了,则呆板而无变化。

大家讲堂:著名画家潘天寿先生谈书法学习及国画布局(二)



大家讲堂:著名画家潘天寿先生谈书法学习及国画布局(二)

图74

在作画过程中,平行线或平行之物体,有时难以避免,只有尽量注意,当然也可把平行线缩短,使其地位缩小,或加旁物以弥补不足。画兰竹更须注意平行线的交叉。画兰叶交叉,起码以三根线为一小组,千叶万叶都以三叶交叉为基础。如图75, 78均合要求。图77只画一笔兰叶,图80画两笔兰叶,这都可以,但须有花或叶的交叉,应避免兰叶交叉在一点(图76),也忌犯编篱病(图79)。画兰叶须懂得“女”字的交叉,如图78,这是基本功夫。画竹子也有基本功,画叶有“个”字、“介”字等,交叉而有疏密,如图81、图82。竹干的处理,也有疏密交叉的问题,三条线不能交叉在一点上,图84的处理符合艺术要求,图83的枝干处理得不好,图85的枝干交叉平行、对称而无变化,图86的枝干交叉处理得好。图84和图86的枝干交叉而有变化,左枝被大干遮没,但仍交会于一点。这些例子都是讲线的交叉和疏密关系,是布局的起手门径,掌握了入门的起手法,还需要进一步的创造革新,师法造化,然后进行创作实践。前人所创造的方法是丰富多彩的,但也有不完善的地方,需要大家共同来充实、提高。


大家讲堂:著名画家潘天寿先生谈书法学习及国画布局(二)



大家讲堂:著名画家潘天寿先生谈书法学习及国画布局(二)



大家讲堂:著名画家潘天寿先生谈书法学习及国画布局(二)


由此可知,求学问,搞艺术,须多动脑筋,多联想,一通百通,懂得一个道理后,也可用于其他,使之融会贯通,互相借鉴。古代书法家从蛇斗的飞舞跃然之姿态,领会草书之笔势;用担夫争道互相避让的道理处理书法和绘画的布局,前人这种善于联想、刻苦钻研学问的精神,是值得我们学习的。

我们研究古代和近代画家的作品,必须作深入了解,对他们的技法、派路、风格等都要具体探索,反复思考,这张画为什么好?好在什么地方?提出问题来,问问别人,也问问自己,不动脑筋,不求甚解,是学不到东西的。


大家讲堂:著名画家潘天寿先生谈书法学习及国画布局(二)

磐石墨鸡图 潘天寿


大家讲堂:著名画家潘天寿先生谈书法学习及国画布局(二)

江洲夜泊图 潘天寿


分享到:
大家书画艺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