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龚贤山水画中积墨法的运用 - 书画技法 - 大家书画艺术网

联系我们Contact us

  • 联系人:张老师
  • 电话:13702021832
  • 固话:022-27273307
  • 邮箱:jwdjshy@163.com
  • 地址:天津市南开区古文化街文化小城E202

首页 > 书画技法 > 浅析龚贤山水画中积墨法的运用书画技法Exhibition hall

浅析龚贤山水画中积墨法的运用

发布:大家书画艺术网  

 

龚贤溪山无尽图卷(局部)

摘 要:师法古人而又自具面貌,龚贤山水画有种不注重花俏变化,单纯质朴的美感。而其山水画中对“积墨法”的运用至“极”,更是对黄宾虹,李可染等近代画家产生了深远影响。本文的前半部分叙述了龚贤山水画的演变过程及其“积墨法”对现代画坛的影响,最后部分结合自己的临摹经验,浅述了对龚贤山水画中积墨法的几点认识,希望能对临摹初学者有所帮助。 

  龚贤的山水画师法古人,得吴镇和沈周的笔法为其骨,得米氏的墨法为其肉,以董源为根,在绘画风格上追求宋元严谨和繁荣的作画风貌,而后又自己变法,成就了独具面貌的“黑龚”画风。 
  一、积墨法的内涵 
  所谓积墨法,即层层加墨的方法。这种方法可以反复皴擦点染多次,最终会使物象呈现苍劲厚重的体积感,作画步骤一般先由淡墨开始,等待第一层的墨迹稍干后,再加第二遍第三遍,多至六七遍,甚至可以上了色之后再皴,再勾,再染,直至画够了为止。这种层层积染的作画方式,也会使作画者心平气和,被誉为积墨山水画大师的龚贤也正是抱着,“十日一山,五日一石”的心态去慢慢作画的。 
  二、龚贤山水画的演变过程 
  龚贤的山水画风格,随着其环境心态和审美情趣的变化,呈现了不同的面貌。画面从一开始的“白龚”、“灰龚”到后来“黑龚”的变化,体现了一条对用墨不断探索的过程。 
  其一,“白龚”,属于极简的一路,其简,不是丘壑简、构图简,而是用笔简。简到画面上只有一些线条或者几棵树。然而对于龚贤这类风格的画,史论家们评价不是很高,所以他们一般都对这种简笔法略而不论。 
  其二,“黑龚”,即是半千山水画中运用“积墨法”所创造的浑厚苍润的一路画风。运用层层积染的方式,使树石倍感厚实。这种面貌的画风可谓是龚贤最具代表性的风格,作品也很多,比如:《千岩万壑图》、《挂壁飞泉图》、《溪山无尽图》等,都呈现这样的画风。 
  三、龚贤积墨法对现代画坛的影响 
  龚贤的“黑龚”这一种画风,深受近代画家的喜爱,尤其是黄宾虹和李可染等都从龚贤的“积墨法”中受益匪浅。 
  积墨在龚贤和黄宾虹的山水画中都有很好的体现,这是由于他们两位大师在晚年都对积墨法做了深入的探索,并且在“积”字上下足了功夫。虽然两人的山水画面貌都归结于一个字“黑”,但是却呈现了不同的画面风貌,一个被称作“浓郁深厚黑龚”,一个被称作“浑厚华滋黑宾虹”。这是由两人对积墨法选择突破的具体路径的不同,而最终导致画面风貌各异的根源所在。概括起来龚贤的“积墨法”是“攻其一点”,以集中收拢的方式为发掘之路,从而成就了“干润的面皴”积墨法。而黄宾虹则是采用发散开放的方式,以积墨法为核心,画面参入焦墨法、浓墨法、淡墨法、泼墨法、破墨法、宿墨法、渍墨法、水法等,以至达到了兼收并蓄,和谐共存的画面效果。 
  四、对龚贤“积墨法”的几点认识 
  (一)用笔要劲健有力,多为干笔“面皴” 
  用笔要有力,这就要求用笔要快捷,不能肉软,每次的用墨无需把纸吃透,之后的笔墨才能在原来的上面叠加。而其画面也多用“面皴”,这种皴法是吸收了范宽和董巨多家的笔法之后,带有龚贤个人符号的一种皴法。也正是这种“面皴”法,促成了龚贤的积墨法能层层加染,乃至七八遍,而不至粘糊,这是“线皴”,和“点皴”所不到的。
  (二)宣纸要用七成熟的,含棉度大的“吃墨纸”为最佳 
  现在市面上卖的生宣纸大多是需要自己做成七分熟的,作画之前可以根据宣纸的性质,用生豆浆或者纯牛奶加适当的水刷在纸上,将纸做了之后再画。经过试验用这种纸画龚贤的“积墨”山水画会比较好把握,至于为何不将其做成九分或是十分程度的熟,是由“积墨法”的性质决定的。在前面我们说过“积墨法”需要层层的堆积,遍遍的积染,这样就对纸张有较高的要求。宣纸太“生”的话,一笔画下去,纸张就会完全被一种墨色所吃透,也就是墨色全部渗透到纸张的纤维中,那么再加的墨色就不会被吸收,不会呈现叠加之后变化多端的画面效果。反之,如果纸张含棉度很低又刷的太熟的话,那么层层的墨色就都浮在纸面上,都不被吸收,积染过多同样会照成画面板滞,脏乱,而不会出现浑厚,润泽的效果。 
  (三)一般不要用“宿墨” 
  画龚贤的“积墨”山水画,对墨的要求还是比较严格的。了解墨的性能,选择合适的墨种去作画,会直接对多遍积染之后的画面呈现效果,产生很大的影响。 
  我们知道墨是由动物胶调合烟料而制成的,墨中胶的作用是使烟料中黑的微粒粘固在一起,从而在纸上书写画画时,才会使烟料的黑色颗粒能牢牢的留在纸上。而我经过试验发现画龚贤的“积墨”山水画,最好不要用“宿墨”。所谓“宿墨”,是用墨七法之一,即砚台中隔夜之墨,这种墨已经败坏脱胶,墨渣会上泛,并且有很多粗的墨颗粒,如果用这种具有败坏的水痕,又有涣漫之性的墨去作画,就会使画面呈现脏、滞、乱的现象。(要特别说明一下,这里所指的是龚贤的山水画里一般少用“宿墨”,并不是对宿墨的一种贬低。每一种墨性,都会有它的美,对其了解之后,取之所长,物尽其用才是最好的选择,比如宾虹先生就能很好的将“宿墨”运用到自己的画面中,为最终塑造的画面意境服务。) 
  (四)每次的叠加都要求一个“变”字,即不能全叠,又不能全离 
  用笔要错落盘旋,若即若离。每一层的用笔都要求有变化,不然画面将会显得板滞,类似平面构成里的渐变,就无趣味可言了。用墨一般由淡到浓,且第二层不要完全盖住第一层的墨色,层层积染,先干后湿,先使山有骨,然后加染,使山有肉,方才显出浑厚与润泽,有骨有肉。还需要注意用墨要轻一些,画面犹如一层层错落渐进的薄纱,且每一层纱要有干湿、色阶上的变化,切记不能一笔下去就将其填的死气沉沉的,缺失朦胧温润感。

摘自:曲阜师范大学美术学院 2011级美术学研究生 作者:邱洁


上一篇:书法欣赏的误区
下一篇:中国画基本知识和发展历程

分享到: 微信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