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坛课程Exhibition hall

联系我们Contact us

  • 联系人:张老师
  • 电话:13702021832
  • 固话:022-27273307
  • 邮箱:jwdjshy@163.com
  • 地址:天津市南开区古文化街文化小城E202

首页 > 讲坛课程 > 向大师学习—阮克敏读齐白石讲坛课程Exhibition hall

向大师学习—阮克敏读齐白石

 
(一)花鸟画的表现题材无疑是花、鸟、虫、鱼,然而作为表情达意的绘画艺术,又远非在物象的再现。一部《诗经》其中提及花鸟画虫鱼的篇章可谓多矣,又有那篇是专言花鸟虫鱼的呢?它们不过是或“比”或“兴”的用来表述人们的情怀与愿望而已。纵观花鸟画艺术,无论是严谨细密的工笔画,还是笔墨奔放的写意画,我们都能从中深切感受到画家们诗般的情怀,因此人们又将花鸟画喻为“无声之诗”齐白石的画作就是其中突出的一例。樊樊山对齐白石的诗曾这样评价:“凡此等诗”看似寻常,皆从刿心鉥肝而出,意中有意,“味中有味”。浏览齐白石的佳作,人们会觉得这种评价用于他的绘画又该是何等的贴切!《雨耕图》《稻草鸡雏》让我们读出了劳作的艰辛与收获的喜悦;一盘殷红的樱桃,雨只鲜粽,一下子把我们带入节日的气氛中。感受古风古韵,农家生活的温馨;一壶老酒,三二片咸蛋,闻香而至的小虫……。让我们体味到农家生活清淡自然;一盏油灯,烈烈红焰,趋光的灯蛾;一只被捉的青蛙奋力挣脱捆在腿上的细绳,企望回到同伴中去……这些充满诗意情境,在老人的画作中彼彼皆是。从这些精彩的画作中,我们深切感受到久居都市的老画家浓浓的乡恋之情,体会到他对伴随自己生活过的一花一草、一虫一鸟其生命的挚爱。“风格即是人”它让我们读出其人品,画品的真、善、美。
(二)“语不惊人死不休”是杜甫的名句。正是这种创作精神,杜甫被后世尊为“诗圣”齐白石的绘画艺术无论在造形、笔墨、章法上都体现出这种精神。他有一本册页,题为“笔精墨妙”表现出老人一生一世的不懈追求。作画他主张“妙在似与不似之间”。他不以再现生活为能事,而是用心去感受生活,用心去表现生活。创作属于自己的艺术语言。老人擅长画虾。早年的乡间生活使他熟悉虾的生态习性,而后他又常养虾于案头,用以近距离的观察揣摩虾的动态。为了画好虾,几十年来不断的改造探索,如他所说:“余之画虾已经数变,初之畧似、一变逼真,再变色分深浅,此三变也。”故而他笔下的虾活脱脱的出神入化。你看那曼妙的虾须、灵动的腿脚、坚实的皮壳,透明的躯体,表现的是那样的生动得体。如果问起这是什么虾呢?还真说不清,说它是河虾吧,河虾没这么大的体量。海虾吧,海虾又没有前边那对钳子。可谁又怀疑过它是“虾”呢!作为艺术形象,这已足够了。艺术形象高于生活中的自然形象,正在于它是画家主观世界与客观世界高度凝聚的结晶。试想老人如果拘于河虾的体量,或去掉那对威武的钳子,又该是个什么模样?对此我们不得不对老人匠心独运的胆魄发出由衷的叹喟。
写意花鸟画滥觞于北宋,至元已成体式。其间仕夫文人始终占据着主导地位,以至“文人画”的生成。“以书入画”是文人画的审美取向,成为画家们不懈的追求,也成为重要的鉴赏准则。白石老人精于篆书、行书,他自觉的将画中笔触化为书法的笔画,故他笔下的花叶、枝条、藤蔓极具书法的韵致,从而提升着笔墨的“含金量”。书法中的一个字笔画或繁或简、点画间疏密、长短、方圆、抑扬,变化统一呈现出一种秩序的美感。白石老人正是将书法的用笔与结体方法运用到物象的提炼与概括中。以画虾为例:头部两笔,中间线画一笔,头部前面“戟”状硬壳各一短笔、腰身五节各一笔、尾一笔、两侧硬壳各一笔。每一笔画形态“应物象形”体现着对物象的高度提炼概括。水墨的运用,将“笔”激活使之更富于灵性而生动,齐白石是继吴昌硕之后极善用水的画家。凭借水分的掌控,他把虾体透明质感,节节腰身,虾须的轻曼、虾钳的湿润、特别是头部的一笔重墨、可谓生命的神采。
白石老人不仅在篆刻艺术上有着极大的成就,而且还将篆刻艺术融于书画之中,从而丰富了他笔、线的内蕴,使之富于浑厚古朴的“金石气”同样他把篆刻艺术上的“分朱布白”用于画面的布局穿插,也使画面构图更为严谨精到、气象博大。这些从他的小品“秋色”、“牵牛”、“葫芦”、“牡丹”,均可窥见一斑。
(三)在齐白石的艺术生涯里、六十岁后的“衰年变法”可谓是他化鱼为龙的辉煌之举。徐悲鸿坦言“齐白石如六十而殁、淹没无闻”白石老人六十岁前画风基本上属文人画体系。他十分推崇徐渭、朱耷、吴昌硕等巨匠,有诗曰:“青藤雪个远凡胎,缶老衰年别有才。我欲九泉为走狗,三家门下转轮来”。一方面他尊崇他们的艺术成就,“见古今人之所长摹而肖之”以超凡的刻苦,广泛的吸纳前人的笔墨精华;一方面他尊崇这些前辈大师的创新精神。以卓越的胆识树立起“我行我道”“我有我法”的坚定信念。在陈师曾与徐悲鸿的大力支持与鼓励下完成了他的“衰年变法”。他的变法主要体现为三个方面。
其一:他把目光聚焦到“星塘老屋”“杏子坞”的乡间风物,聚焦其间活生生的生命,从而使他的绘画艺术更加贴近生活、贴近大众,更富于人民性。思想感情的蜕变与表现题材内容的翻新使之与传统文人画大相径庭,走上一条构建“自我”的新路。
其二:他冲破了文人画的雅俗观,大胆运用浓重、艳丽的色彩。齐白石出身劳动人民,尽管他跻身与知识分子阶层,但他劳动者的基因,及早年从事民间美术的影响,特别是他表现劳动人民思想情感的渴望,都使他能挣脱以往走出新路。他开创了墨叶红花画风,强烈的色彩对比更合宜纯朴,热烈情感的表达,更具有民族气派。同样他用浓重鲜明的黄色画枇杷、葫芦,朱砂画红叶,即使像菊花、梅花、荷花这些浸足孤高、冷逸的题材,他依然一扫前人的清淡,赋予其鲜明的色彩,让人耳目一新,感受到勃勃的生命力而愉悦振奋。
其三:变法后的画作更趋于简洁明朗。简洁可以说是简炼,但决非简单。它是去粗取精高度的概括与提炼。它使主题更加鲜明突出。齐白石与吴昌硕的画作相比,这种感觉会更加清晰。强烈鲜明的色彩与简洁的画面使之更具有视觉效果与现代感。这也是白石老人离开我们半个世纪来,他的绘画作品依然常看常新、久久打动着我们的重要原因。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徐悲鸿之子阐述徐悲鸿画马的内在精神

分享到: 微信 更多